由 chunen0705 發表的全部文章

071209中國,硬著陸


以中國目前的調控力度,明年的中國經濟成長將會"顯著"放緩…

先看以下報導:

標題:增1百分點》人民幣存準率升至14.5% 

內文:中國人民銀行將從廿五日起,上調人民幣存款準備率一個百分點,這是人行本年度第十次上調存款準備率。調整後,存款準備率達百分之14.5,是20年來最高。

中新社報導,人行表示,此次上調存款準備率,是為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從緊貨幣政策要求,加強銀行體系流動性管理,抑制貨幣信貸過快增長。此次上調準備率的幅度,一改自2004年以來的每次千分之五,是百分之一。

分析人士指,人行迅速上調準備率,說明國家統計局下周將公布的宏觀經濟數據,仍不樂觀。調整存款準備率是傳統的三大貨幣政策工具之一,通常是指中央銀行強制要求商業銀行按照存款的一定比率保留流動性。【2007/12/09 聯合報】
 

尼莫短評:

存款準備率是控制貨幣供給的一個很重要的手段,以當前的中國總體貨幣供應量而言,每調高一碼(0.25%)會造成銀行可放貸額度約人民幣一千億的縮減,調高四碼就是相當於市場少了人民幣四千億的週轉資金,換算新台幣約為一兆七千五百億元,比台灣一年的政府總預算還多。而今年迄今已經調了十次一共5.5%!

十一月份時人民銀行才剛"暗示"各銀行到今年底的放款餘額不能超過十月底的數字,這項調控已經搞到滬上各中外資銀行毛到現在還在燒,許多新的放款都已經凍結不發放,沒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這次更狠,一次緊縮四千億!

緊縮的貨幣政策會造成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資金週轉的困難,流動性的壓力讓這些中小企業不得不相應收減營業規模(主要就是控制應收應付和存貨)來擠出現金維持營運,連環效應之下就是整體經濟產出的萎縮。

不僅如此,其他像是貨幣政策的"外債額度"(調控金融機構境外借款的機制,以後再談)的實施以及人民幣存放款利率的不斷加息(目前人民幣放款一年期基準利率已達7.3%),總經政策方面的取消出口退稅,匯率政策方面的人民幣升值,國內政策方面的基本工資飆漲以及缺工問題,這些都會造成在中國的企業相當大的經營壓力。

外部環境方面,油價飆漲的遞延效果還沒真正浮現,但中國近期物價上漲已經突破6%(全年平均約4%)。主要出口地美國的經濟開始走下坡,也會影響到之後的出口。

種種內部外部的因素都考量進來,深感調控有點過了頭,令人覺得明年的硬著陸,不是不可能。

以上

越南不會是下一個世界工廠 071208

這兩年火紅的越南,個人倒是有與眾不同的看法,深深的覺得越南的發展不見得能夠如預期那麼好,原因為何?

說穿了也沒什麼,就是人口因素。

中國改革開放接近二十年,十三億人口中,總共從農村釋出的勞動力也僅三億多人,換算百分比佔總人口的30%不到!

越南呢?2007年應可達到8700萬總人口,同比中國可以釋出的三分之一人口來計算也才不到三千萬人,以台商製造業大廠如寶成鴻海等消耗勞動力的速度,配合周邊衛星工廠上下游的設置,三千萬人口足夠支撐幾年發展?個人很懷疑,也覺得最多就是十年的好光景,之後缺工缺料缺基礎建設的情形會比現在的中國碰到的瓶頸更嚴重。

靠自身的努力在原本工廠所在地開創出的成本優勢我很佩服,也深覺這樣的製造業不容易。惟靠逐低成本勞動力而居的製造業,競爭力在哪裡?我也總是很懷疑,醒醒吧檯商!

以上

IBM大中華區董事長評職業經理人的階段 071203

IBM大中華區董事長周偉焜先生,以在IBM擔任管理職近40年的經驗,簡述職業經理人會經歷的四個歷程,重點是,whrer are you? and where is your boss?

以下段落摘自第一財經日報近期報導

{正如你所看到的,在對待「人」的問題上,傑出的領導者其意見總是驚人的一致。翻開傑克·韋爾奇退休後的著作《贏》,你會找到類似的一句表述:「在你成為領導以前,成功只同自己的成長有關;當你成為領導以後,成功都同別人的成長有關。」

已過花甲之年的周偉焜,管理與領導經驗已有38年,沒有誰比他更瞭解職業經理人們的心路歷程。

在周偉焜看來,職業經理人常常會經歷這樣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我」是世界上最出名的人,你一定要聽我的;
第二個階段是「我」要收斂自己的光芒,帶人、凝聚團隊力量;
第三個階段是,接受審視,瞭解那些在某些領域比自己更優秀的團隊成員;
第四個階段是,學會運用別人的長處,同時幫助他們避開短處。

從初出茅廬、鋒芒畢露,到虛心穩健為他人做嫁衣,並非每一個領導者都能自覺地轉變自己的看法,並將其付諸實踐。}

尼莫短評:

看了周董的階段特徵後,深感慚愧,也深深覺得人還是要低調點…。

第二個階段讓我想起曾經胖哥耳提面命過的,"人要靠人挺才能更上一層樓",雖然我總是搞不懂胖哥究竟是搞政治還是搞社會運動,但回頭想想,看來領導和學做老大這件事情,不管在哪個領域都是通用的,也想起了胡雪巖的名言:花花轎兒人抬人。

第三和第四個階段還在揣摩,畢竟對現在大概是在1.3這個階段的自己而言,有至少十年的距離。隱約想起大三上成會課時劉順仁老師不斷提醒我們的"Open Mind"的觀念,但似乎也不是那麼一回事,而且光是瞭解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就已經不容易了,要能夠學會運用別人的就更不容易了吧。倒是覺得周董在此說"運用"而不說"利用",背後有很深的哲理。

你是哪個階段的職業經理人?怎樣讓自己向上提升一個階段而不要原地徘徊甚至向下沉淪?你的老闆是處在哪個階段?該怎樣協助老闆向上提升到另一個階段而把現階段留給自己作為挑戰?…

簡單的問題,真要想起來卻會讓人頭最痛。

尼莫補充:

才發一篇杜拉克的文章就有好朋友來關心是不是改行寫管理。在此澄清:並沒有!

會提到管理是因為投資從古至今到頭來關鍵都是在於被投資公司的老闆或高階管理階層是不是有足夠的能力和對的心態要來為股東創造價值,而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自身是完全不懂管理的人,是否真有能力在市場里長期享有超額利潤,我很懷疑。

再來就是換了個舞台轉戰上海後深感自身管理能力的不足,總聽人家說"三十歲之前學做事,三十歲以後學做人"。慘的是我今年三十了,連事情都還辦不好,SO該是在努力提昇自己管理能力和管理視野(判斷別人有什麼能力的能力)的時候了。

最後就是最近也沒什麼標的好推薦。台股有兩個股票在關注,惟我擔心大盤下跌的系統風險,等著在七千五以下進去檢便宜。港股有一個股票在關注,一樣是大盤的風險,等著港股跌到一萬五再說。滬深股市關注的股票就多了,貴州茅台佛山燈具等都是營業淨利率達20%以上的好股票,不過對我而言貴就是貴了,沒有買的價值,等到上證A股回到一千七再說吧。

可憐的阿福(陽建福),對小日本前六局只失一分已經是近年來中華隊最神勇的表現了。誰都沒有錯,錯的是台灣社會太多短視近利似是而非的價值觀誤了台灣的國粹。

相對於我,你的這一敗比王先生的連續兩年十九勝,更令人尊敬和值得豎起大拇指稱讚。

以上

071201五千點之惑,價值投資有多遠?

尼莫推薦:幾位經濟大師齊聚討論中國資本市場現況,拋開漲跌不論,文中的確有不少值得我們深思之處,可讓我們對中國股市有更深刻的認識。

5000点之惑:价值投资有多远

  股市,被寄托着太多的财富梦想。

  自从10月16日上证指数创出6124.04点的历史新高点位以来,很快进入调整期,再无“精彩表现”。尴尬的沪指,此后就一直徘徊在寂寥的5000点。11月23日,大盘成交量降至509.3亿元,创2007年以来最低交易量。11月28日,上证指数甚至上演了惊险一幕,盘中一度最低跌至4778.73点。
  
  担心被市场的泡沫卷走财富,部分投资者犹豫着;大手笔买进,看多者抓住“千载难逢的机遇”迅速抄底;而“被教育的投资者”们,殷切地盼望着大盘不断翻红,尽快解套。

  大家都在关心,徘徊在5000点的沪指,将何去何从?蓝筹股的回归,对证券市场的影响有多大?“股指期货”推出是否会引起市场恐慌?

  “这只是整个泡沫当中的一个小调整,调整过后股指仍然是高,仍然有泡沫存在。”谢国忠观点鲜明。

  “对机构投资者来说,在进行投资决策的时候,树立一个“老父亲、老母亲”原则。如果这个钱是我的老父亲、老母亲交给我的,我还会买这只股票吗?我会买多少的比例?我会在什么样的市场水准下投资?如果一个机构投资者都能够在决策之前问问自己,市场会理性很多。”巴曙松感慨良多。

  本期,我们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著名的独立经济学家(前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兼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雷曼兄弟亚洲经济学家孙明春齐聚“天下论衡”, 探讨中国资本市场走势。

  1. 千点回落

  《21世纪》:股市千点回落,造成了目前机构犹豫、股民观望、基民彷徨、大盘难下难上的尴尬局面。您认为其中原因是什么?

  谢国忠:这次股市大幅回落的重要原因,与对市场的心理预期有关。市场普遍认为股市过高,推动股指上涨的力量都撤了,导致市场大幅下挫。

  其实,在这次股市回落过程中,机构的态度并不那么重要。就机构而言,受政府影响很大,所谓机构操纵股市,主要取决于政府的审批。

  巴曙松:我认为这是市场的合理反应。

  这段时间证券市场调整,从市场角度看直接的一个导火索就是中石油上市价格相对较高,而其占市场的权重又比较大,因此自然就形成了一种比较大的心理压力。实际上,中石油国内上市定价较高,也是市场狂热气氛的一个体现,本身蕴涵着市场调整的要求。

  同时,从投资者的情况来看,不同的投资者之间也出现了一些意见分歧,其中最主要的分歧是对市场的估值。目前整个市场估值不便宜,接下来就要看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是不是能跟上,在各种对上市公司盈利有利或者不利的因素都被轮番炒作之后,究竟下一步上市公司的盈利的动力来自于何方,是否可持续,显然市场各方还存在很大的分歧。

  另外,市场还有在等待一些不确定因素,包括股指期货的推出,对海外投资的开放,政府宏观经济调控的基调,以及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等即将确立的2008年的政策基调等。对此,市场有一个消化和判断的时期。

  《21世纪》:有观点认为,千点回落是政府“教育投资者”的结果,您怎么看?该如何进行“教育投资者”呢?

  巴曙松:我不认为监管机构会直接以调控指数为政策目标,监管应当是风险导向的,在看到风险的地方,进行风险的提示,是监管者的职责。只不过市场估值较高的时候,往往也是监管者认为风险较高的时候,所以风险提示和投资者教育强调的多一些而已。

  在目前监管者强调的投资者教育中,基本上是把教育中小投资者作为重点,实际上在整个市场上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看,中小投资者所占的份额是少数,往往还是处于跟随的地位,特别是跟随机构投资者,所以重点应当是教育那些在很短时间内取得巨大金融资源支配能力的机构投资者,更应当成为重点。

  我接触不少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人员,他们都深切感觉投资者教育不好做,牛市的时候投资者基本都赚钱,都很自信,不容易接受教育;到调整时期,投资者容易把怨气出在监管者和市场身上,不容易从自身的知识准备不足和判断失误上找原因。所以,可能最有效的“投资者教育”就是“自我教育”,市场波动带来的教育。管理层的工作是提供一个信息透明的制度环境,对上市公司和违规行为进行严格监管,形成比较稳定的政策和市场预期。只有在平稳的政策环境下投资,投资者才会做一个自我风险偏好的识别判断。

  谢国忠:监管层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监管部门主要的责任就是监管,保证信息的披露,不要对市场形成误导。第二,对市场违规操作的行为要严查,现在监管层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不够。另外,对媒体的言论也要监管,现在不少公开的言论对市场有很大的影响,而其中的不少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监管层的首要任务是把市场搞好,中国市场的很多问题是机制不健全引起的,对市场的行政手段要越来越少才对。另外,监管层要保护老百姓的利益,在股市走高的时候,老百姓都被吸引到市场上来。当股市大跌的时候,又大谈对风险投资教育,这样的做法是比较残酷的。

  现在中国的股市是很不理性的。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一个原因是中国文化里的侥幸心理比较强。但是,如果监管层利用这种心态来支撑股市的话,是很不应该的。

  巴曙松:我们面对的这个快速变化、迅速扩张的市场,所面临的国际和国内的经济金融格局,是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所以,从更为广泛的意义上说,每个人都需要向市场学习,接受市场的教育,这既包括中小投资者,也包括机构投资者,还应当包括监管机构在内,也要接受市场的教育。因为市场不断有新的因素变化,怎样面对新情况去保持市场的平稳运行,就是一个裁判员如何维持市场秩序所应该做的。

  《21世纪》:当前大盘难上难下,有人认为是中石油所累,您怎么看?中石油对大盘有怎样的影响?对蓝筹股的回归是否有影响?

  巴曙松:按中石油在最高位的市值计算,一个中石油的市值大概相当于整个俄罗斯的GDP。中石油其23%的权重确实显著影响指数走势,中石油涨跌一个点,市场就波动20个点左右。实际上,随着越来越多的大盘股上市,这些大盘股的流通比例又很低,就使得上证综指越来越容易被操纵,因此,怎么样编制一个真实的反映市场波动的指数很重要。

  基于对优质金融资产的旺盛需求,国内资本市场需要蓝筹股回归,但需要的是合理估值的蓝筹股,能够让投资者分享经济增长收益的蓝筹股,合理流通比例的蓝筹股。

  谢国忠:其实相对于蓝筹股的下跌,老百姓亏损更多集中在小盘股上。

  孙明春:股指的构成有一定的规则。只要一贯按照此规则来形成并计算指数,那么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股指的涨跌,都反映了市场真实的强弱状况。因此没有理由去怪罪中石油,也没有理由再去计算一个去掉中石油的股指。我们应该问的是,为什么中石油的股价在上市不久后会不断下跌,这是不是也反映了市场对其上市首日股价暴涨的反思?至于蓝筹股的回归,如果投资者在其上市后冷静对待其股价,并不一定总会导致股指的下跌。

  巴曙松:总体来看,蓝筹股的回归对股市是有好处的。这些大的企业,盈利能力比较强,可信度也比较高。蓝筹股的回归,为市场发育打下了好的基础。

  至于说蓝筹股股价过高,由于蓝筹股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受到投资者的大力追捧,所以股价就会过高。但是,就中石油的实际情况来看,很难支持这么高的价格,因此其价格会有大幅回落,现在认为中石油可能稳定在一倍溢价左右。

  《21世纪》:一年多来,有关股指期货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一度引起股票现货市场的反应。“股指期货”真会引起市场恐慌?对此您怎么看呢?

  孙明春:市场对推出“股指期货”的恐慌,其实大可不必。股指期货的推出与股市走势之间,并不存在既定的规律。我也看到一些观点,说股指期货在其他国家推出后曾带来股市大盘的上涨或下跌。在我看来,这些分析大都很难站住脚。有几个原因,一是样本量有限,因此不能仅根据几个国家的例子就得出结论;二是时间段的选择,也就是说要确定股指期货推出后多长时间里股市是涨是跌,一周、一月,还是一年?不同的选择往往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三是是否考虑了其他因素的影响,是否有更重要的原因导致了股市的上涨或下跌,而恰巧与股指期货的推出同步?对于熟悉统计学或计量经济学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在得出结论前必须解决的问题,而不能粗略看几个数据就得出定论。

  谢国忠:股指期货不一定会对市场带来多大的波动,这次市场波动的原因主要还是估值过高,投资者信心受到影响。我觉得政府推出股指期货,一定要选择指数较低的时候推比较好,否则,可能会严重拖累股市。

  孙明春:其实,股指期货的存在与股市走势的关系,从理论上讲,既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关键在于投资者对现货市场(即股市)的信心,而股指期货只不过是现货市场的一个衍生品。

  巴曙松:从目前的进展看,在中国推出股指期货的技术上和制度上的准备已经基本成熟,主要问题是选择时间窗口的问题,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在于如何评估和把握股指期货推出之后的市场影响效应。这种市场效应,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来把握:一个是已经基本形成共识的判断,另一个部分是目前在股指期货推出前业界有分歧的地方。当然,从市场投资机会的角度,这些有分歧的领域,也往往是存在显著的投资和创造利润机会的领域,因为存在着不确定性。

  从现实的情况看,海外已经陆续推荐了基于中国市场的股指期货,国内流通股的增多,和大量机构投资者管理资产规模的迅速扩张,也对股指期货形成了强大的需求,但是也不能过高估计股指期货对于市场的影响力,目前看来市场高估了股指期货对于市场的冲击力量。

  2. 5000点大隘?

  《21世纪》:现在,大家似乎把沪指5000点作为一个衡量中国股市估值是否合理的判断标准,您认为沪指5000点是下跌途中的一个小站,还是上升途中的一个新的起涨平台呢?

  谢国忠:中国股市即便是回落到现在的水平,也是超过理性价格的。所以我认为这只是整个泡沫当中的一个小调整,调整过后股指仍然是高,仍然有泡沫存在。这只是泡沫当中心态上的一次波动。

  巴曙松:我认为沪指5000点只是一个心理关口,具体数据的讨论对于市场研究意义不大,即使在5000点,许多股票早已调整到“5·30”之前的水平之下了,因此关键取决于整个市场平均的估值水平是否合理。如果沪指5000点,整个市场盈利增长良好,市场估值也不高,突破5000点就不是一个问题。

  《21世纪》:索罗斯有句名言:市场在绝望中落底,在欢乐中升腾,在疯狂中毁灭。关于中国A股市场,唱多唱空的讨论不绝于耳。您认为当前股市是处在绝望中呢,还是在酝酿着疯狂的情绪呢?

  巴曙松:我觉得中国证券市场越来越成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因此要从整个经济金融运作的大背景下来讨论。

  至于“疯狂的情绪”,我觉得也不要低估了投资者的智慧,低估了市场的智慧。市场就是通过大量的交易来反映不同的投资者对未来企业的盈利增长的判断,对整个经济的增长一些看法。国际大投行经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叫做“你必须尊重市场”。目前市场的状况,是广大投资者通过大量的交易形成的一个信息。

  《21世纪》:有观点认为,非理性化的投资是造成股市不正常波动的很重要的原因。您是否认同?

  谢国忠:现在市场上非理性化投资的原因有两点,首先,中国的股票大部分是政府持有,这导致供不应求。第二,监管层在管理市场的时候,有些地方做得不到位,监管层释出的消息有时会误导投资者。当市场大幅上扬的时候,大批投资者进入市场,当市场预期出现变化的时候,往往会使一些人被套牢。

  中国现在市场要理性化,就要国有股减持,减持股票会为资本市场增加资源,同时还可以把减持得来的钱拿去做社保,做廉租房、搞农村教育。

  孙明春:我想每个人在投资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是理性的,而没有一个人在投资的时候会认为自己是不理性的。即便是那些认为股市有泡沫但仍然投资的人,其实也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他们所期待的是在泡沫爆破前退出获利。这些人其实只不过比其他人更愿意承担风险而已,这是风险偏好的不同,而不是理性与非理性的区别。在市场上,有长期投资者,有短期投资者;有风险偏好强的,有风险偏好弱的;有价值投资者,有技术投资者;有看多的,有看空的。正是有这些不同的投资者,才丰富了市场,形成了交易。股市的波动是正常的,没有波动才是不正常的。投资者、分析师、政府、研究机构及媒体等,都应该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股市的波动,不要涨了也恐慌,跌了也恐慌。股市的波动其实是对投资者最好的风险教育。

  巴曙松:资本市场的投资,不仅是由供求决定的,还是一个风险定价,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变化,投资者对不同金融资产的风险收益的判断不同,可能供求关系没有变化,市场还会出现大幅的波动。为什么投资者对股市比较热情呢,引用金德尔伯格的话说:没有比看着朋友从资本市场获得财富迅速增长,更能干扰一个人的判断力和理性的了。

  3. 价值投资,要尊重市场的选择

  《21世纪》:“价值投资”的投资理念,是股市投资的灵魂。您是否认同?您的观点是什么呢?

  巴曙松:什么是投机性资本,什么是投资性资本,这期间很难区别,取决于不同投资者对于市场的判断。

  目前,就对市值的控制、市场的影响力来而言,占主导的当然机构投资者。因为机构投资者占市值45%以上,对一些优质蓝筹股控股比例可以到60%-70%,甚至高达90%。机构投资者也可能不一定是价值投资。现在也出现强烈的投机现象的机构投资者。

  在2007年,市场火爆,投资者期望高,一些有知名度的基金公司一发基金就发三四百亿元人民币,这个规模是在纽约香港这样发达的市场努力10多年、乃至数十年才能取得的成绩,而国内的一些基金公司,就是利用公众的期待与信赖,迅速就达到了这样的一个规模,这是市场给予的信赖,但是更大程度上也是责任。机构投资者在获得那么大资源的支配权利和市场影响力的时候,应该做到一个尽责任的机构投资者,一个理性的价值投资者。

  谢国忠:价值投资是一种长期投资,在中国现在的市场环境下有一定难度。比如中移动、中石油这样的企业,长期来看都有不错的回报率。不过,这样的企业数量不多,而且它们市场价值的上升是跟政府的优惠有关,而且它们都是大型垄断企业。

  现在,中国的市场上价值投资的机会还比较少,巴菲特在中国就买了一只股票,现在还抛出了,这说明寻找价值不太容易。

  孙明春:股市需要各式各样的参与者,也可以容纳各式各样的投资理念。这个市场从本质上来讲,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交易场所。正是由于投资者对所选股票的价值的观点不同,所采用的估值方法不同,所获取的信息不同,所投资的期限长短不一,以及对风险的偏好不同,才促成了买卖双方的交易。因此,“价值投资”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去褒贬各类的投资方法和投资理念,应该让投资者自己去选择,让市场自身去优胜劣汰。

  巴曙松:我曾经有一个提议,就是对机构投资者来说,在进行投资决策的时候,树立一个“老父亲、老母亲”原则。如果你在用客户的资金进行投资的时候,首先问问自己,如果这个钱是我的老父亲、老母亲交给我的,我还会买这只股票吗?我会买多少的比例?我会在什么样的市场水准下投资?我想,不用用十分复杂的方式去说教和教育,如果一个机构投资者都能够在决策之前问问自己,在想出一个新产品来“忽悠”老百姓的时候,在想做短线操作的时候,就问一下自己,市场会理性很多。

  《21世纪》:由于股市的高估,有人认为投资性资本渐渐离场。确有其事?

  谢国忠:中国国内的资金还是过剩的,在国内,资金的去处不多,顶多是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而已。当政府释出积极的消息,资金可能又回到市场上来了。

  但是,如果是谈外资的话,内地的QDII很早就撤离了,大约在股指升到4000点的时候,这些QDII就陆续撤离了内地市场。因为这些资金认为,中国内地股市价格已经太高了,很多资金都转向了香港市场。整体来看,现在市场上主要是国内的资金。

  巴曙松:很难区分哪些是投资性资本,巴菲特也有卖出股票的时候,并不是一直拿着这个股票就是价值投资。中国市场走到今天有它自己的道理,上市企业的盈利增长较快,经济增长实体情况也比较快,人民币的升值也是一个明显的趋势,所以说,市场可能有一部分泡沫会破灭,就像是“5·30”之后的一些垃圾股,但真正还有一些优秀的企业,会脱颖而出。从全球市场发展看也好,从中国市场的发展看也好,每一次大的市场波动,都会培育出一些大的企业,能抓住市场的机遇发展起来。

  投资者有自己的看法,也有自己的选择,本身就是市场决定的。我们的市场也应该要给投资者多种选择渠道。

  《21世纪》:中国股市离一个坚持“价值投资”的市场的距离还有多远?这对于中国证券市场到底有多重要?

  谢国忠:价值投资,首先要解决供求的问题,中国的股票大部分是政府持有,在这种情况下,资源供应出现短缺是不可避免的。实际上,就国际经验来看,大部分政府都不是这样,政府要把资产让出来,这是关键因素。

  如果没有价值投资,市场的长期发展是很困难的。美国之前的股市也是震荡不断,二战之后,才开始成熟一些,虽然市场也会有波动,但很少有中国市场这样的大幅波动。

  价值投资对资产分配的效益是很重要的,这一点可以保证资金的有效利用。一国的发展,都是需要采取效益最高的办法来发展经济的。但是,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主要是政府带头,大部分投资跟政府有关。就融资而言,这几年来,中国市场的融资增加了很多,但跟银行贷款相比,仍然非常少。资本市场在中国还远远没有成熟,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巴曙松:价值投资者占中国股市的市值比例也是绝对多数的,机构投资者占的比重大,从理念上说,认同价值投资的投资者所占的市场比重是在扩大的,中国证券市场尊重价值投资的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至于离“价值投资”的市场距离,我觉得市场价格是由千千万万个投资者共同来交易来发现的,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发现的,我们要尊重市场自己的选择。

杜拉克文選-中小企業克服成長瓶頸五良方 071201

在全球的視野下,台灣的上市櫃公司多數為中小企業,杜拉克的這篇文章讓人無論從投資的角度取捨或是個人的職涯規劃都深有助益。

 

中小企業克服成長瓶頸五良方

對許多中小企業而言,成長反而是使自己的企業失去控制和陷入麻煩的夢靨,當中大部份會因此失去成長潛力並對企業的體質造成難以彌補的傷疤,而之後該企業就會變得發育不良。

為此,杜拉克提出了五個簡單的法則如下:

一、 成長的目標應是創造現金流量而非淨利。

成長需要新的投資,意即需要消耗企業寶貴的財務資源。除非企業的成長是專注於創造新的(更多的)現金流入,否則成長往往只會造成流動資金的壓力,進而導致企業的破產。

淨利目標只是其次,對一個快速成長的企業而言,帳面的淨利只是種會計準則下的錯覺,當作是種或有準備還差不多。

 

二、高速成長的中小企業必須去預估自身未來兩到三年內需要的財務資源(就是錢啦,如擴充產能需要的固定資產投資或是營業擴張相應的流動資金需求),並努力想辦法從外部找到這些錢來支持自己的成長

對企業而言,財務資源的消耗並非是等比跟著業績的成長而增減,而是因各項資產負債有所不同,甚至在時間點上也有所差異,這都視企業的經營策略和管理而定。比方來說,假設營收成長兩倍,應收和存貨就會相應成長兩倍嗎?不一定啊!在實務中三倍或是沒有成長都是常見的情形(尼莫認為還應該考慮淡旺季和會計報表切割的期間造成的影響)。

因此,在企業高速成長的期間,資本結構必須不斷的去相應調整以配合成長。甚至於管理良善的企業會提前為未來的成長做好準備,比方說透過增資、辦理中長期貸款、利用短期負債等等不同的方式先行找到錢來因應之後所需。而未能這樣做的企業,將喪失市場先機而影響到自身的成長,或是就算需要資金的時候能夠找到錢,相應的成本也會比沒有規划來得高。

對未來所做的財務規劃重點是要能夠"即時且提前"掌握實際的需求,但對數字也無須太精細,因為這根本不可能。同時必須在一開始就明白成長的本質將會改變企業的財務需求和財務結構,成長不只是變大,還會在組織內部創造很多新的不同。

三、為了避免陷入成長的困境,企業也必須預期並規劃在成長後需要哪些訊息支援。成長需要藉由外部(尤其是市場方面)的訊息來判斷該往哪邊走,而不是仰賴會計系統產生的資訊。

舉例來說,有家產品相當創新的中小企業每年都能有10到15%的成長。在某個時期這家企業宣佈所有產品即將大幅調價,但在該年度結束之前還是維持原售價。業績在當年度增長了50%,但隔年上半年幾乎沒有業績,隨後就是公司垮台清算。這就是缺少需要的資訊產生的策略誤差所導致的情形,實際上客戶端的需求還是以原有速率增長,但是中間商預期到即將漲價而大幅囤貨在先讓公司誤判了市場的行情和需求。

所以中小企業應該要問自己以下兩個問題。
若想要控制好自己的企業以及知道自己的企業在幹麻,需要哪些額外的資訊?
企業的實際成果為何?又實際的成本為何?

四、想要成長的中小型企業必須專注在科技(技術)、產品、以及市場。

舉例來說,有個製造業者在美國的年營收約USD12M,卻到日本和歐洲蓋了三個工廠,經過五年的努力,這些工廠實現了每年USD1.5M的營收和USD0.6M的虧損。更慘的是這還花了公司的高階管理階層三分之一的時間在這些工廠轉來轉去。簡單的說,這樣的擴張一事無成!

成長需耗費相當多的管理心血,並且需要將寶貴的管理資源(高階管理人員的時間)專注在能夠有成果的事務上,同時也要能夠放棄投入努力之後無法有成果的事情,無論這些事情在一開始看起來是多麼的吸引人。

五、中小型企業通常無法負擔昂貴的高階管理人員,但如果想要可以成長,最好還是能夠培養出自己的高階管理人才來支持未來的增長。

中小企業一般是由一兩位有願景、驅動力、能力以及勇氣的企業家所成立,但他們終究是人,有所長也有所短。舉例來說,有家小公司是由一位開發和銷售產品能力很強的人所開啟,他也成功的打造了一個快速成長和相當成功的小型企業。但這種人往往缺少財務知識,而且容易過於緊張而變得孤獨和很難與人輕鬆的相處。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還努力去克服這些弱點,將會毀了這家企業!因為花時間在他不擅長的項目上面將會排擠到他原本可以專注創造價值的部份(而這就是何以該企業可以立足的根本啊!)。

相反的,如果他都不管這些,還是只專注在產品開發和銷售而忽略了人力資源以及財務等環節,三四年後這家公司還是會碰到困難。但在這種情形下該公司還是有可以挽救的空間,畢竟至少還保有具有競爭力的產品。但該企業之後還是很有可能發育不良,畢竟創辦人在這種情形下可能會被迫放棄對公司的控制權。

因此,想要成長的中小企業必須問自己以下問題。
我們的關鍵活動是什麼?
目前高階的管理人員能夠完成這些關鍵活動的哪些部份?
在我們的同事之中有誰能在目前的職權之外有能力承擔那些現有高階管理人員無法滿足的關鍵活動?

之後就可以指派這些同事來承擔這些特定關鍵活動的職責,在一開始的時候無須特別公開,也不用給新的抬頭,更不用付更高的薪水。而在五年以後,當企業有所成長之時,也培養出了自己需要的高階管理人員,但這一般需要五年甚至更久的時間來培養這樣的團隊,而如果企業沒有預先這樣儲備人力,將會遇到成長的瓶頸而無法持續增長。

以上,文章撰寫於西元1977年。

 

尼莫短評:

這篇文章無論是從投資的層面或是個人職涯規劃的層面來看都很有幫助。

台灣的企業就算是上市櫃公司,放在全球的規模來衡量,大多也只能算是中小企業,而在這樣的前提下,這篇文章提到的五個法則就很適合拿來做衡量公司好壞的標準。

當然,沒有一家公司會明確的告訴你以上哪些點自己有做或是沒有做(甚至某些管理不好或是不夠聰明的公司不見得知道要這樣做),這時候能否從公司的公開資訊(財務報表、年報、公告等)或是其他相關報導(如報章、雜誌、金融機構研究報告、討論區等)甚至自身的人脈連結以得到足以判斷的資訊,就是投資經驗和能力的問題了。

個人認為這也牽涉到對"基本面"的認知,畢竟市場長期偏頗的認為基本面就是財務表現,基本面就是那些簡單的財務比率。但我漸漸的明白,財務很重要,但那是結果,不是原因。

就個人職涯而言,分兩個層面,其一是要能夠利用這幾個指標來判斷自己目前身處的企業是否往對的方面去前進,進而判斷這家企業是不是值得自己立足的舞台;其二是如果你是一個經理人的話,該思考的是如何讓自己的企業利用這五個良方來避免成長的瓶頸。

最令我驚訝的是,彼德杜拉克真的很強,三十年前寫的文章,到今日都還讓人深感受用,果然經典有其恆久的價值。

註:這篇文章選自於中國機械工業出版社所出版之現代管理宗師德魯克文選,原文為英文,翻譯是我自己處理的,目的是為了增進英文實力,翻得不好請多見諒。

 

070705億豐收盤40.1

提醒今年初有跟進的讀友,億豐已達原始設定的目標價格

老天爺對我蠻好的,選在自己生日這天讓億豐達到當初設定的目標價,What a wonderful good luck ~

沒有特別喊進或喊出,億豐是好公司,體質和基本面都無庸置疑,目前也只在業績提升的起點,值得中長期投資人長期持有。惟對半年前是認可億豐可以到達這個區間而進場,也只想賺這30%的讀友,或許該是時候了。

二月初發文時億豐價格約在31-31.5之間,同期間大盤約在7800-8000之間,今天(7/5)億豐收40.1,大盤收9150。
操作億豐報酬率=(40.1-31.5)/31.5=27.3%
同期間大盤漲幅=(9150-7800)/7800=17.3%

超越大盤10%的績效,應該還算可以交代,惟嚴格講起來當中有2/3都是跟著大盤連動。只比大盤多漲10%,跟當初自己預期股價低估有30%,自己認定的價值尚未完全浮現。簡單的說,價格也許到了,但價值未必如實反應,市場原本就是如此,重要的是有到這個價格,至於怎麼到這個價格,對我而言不那麼重要。

何況,相較於去年操作的車王,同期間市場只有10%的獲利率的情況下,車王有60%。講起來車王還比較令人感到振奮,去年有聊過的朋友都應該聽我說過原先預估車王去年底take30,今年上半年take40,今年下半年take50,沒想到去年底提前take40就先出場,而今天收50.8…

市場就是這樣子,有耐心和眼光好一樣重要,還好自己不算老,還有個幾十年可以慢慢等。

以上

070331聯合利華與Burberry

兩家國際大廠在近期分別都關了在台灣和英國的生產線,不約而同的移到中國去,值得省思與警惕。

心得與結論:

即便是英國貴族風的象徵BURBERRY也得向中國的廉價優勢勞動力低頭,台灣OEM LOW MARGIN的經營模式當然更逃不掉擁抱中國。看到130位聯合利華桃園廠的員工被資遣,背後代表的是一百多個家庭頓時陷入困境,至少四五百人的生活馬上愁雲慘霧,真的很讓人替台灣覺得心酸。沒有唱衰台灣,但真的不要再跟中國人搶著賣你的"手腳"了,單純的勞動台灣完全沒有優勢可言,應該是要努力提昇自己到賣"腦力"和"技術"的層次,你才不會是下一個聯合利華被資遣的員工。推薦閱讀"世界是平的"。

以下為原本的新聞報導,資料來源為東森新聞報。

又一外商撤台外移 聯合利華關桃園廠、裁員130人
2007/03/27 13:10  Video
記者黃祖綺、周育鋒/台北報導 

今天又有1家外商宣布撤出台灣,改到大陸設廠!擁有多芬、立頓、麗仕等品牌的聯合利華,在台灣只剩下2個廠,但還是決定關閉桃園廠,裁撤130位員工。

 生活中的廣告片段裡,從熊寶貝、白蘭洗衣粉到立頓奶茶,這些產品全部來自聯合利華(Unilever),旗下擁有數十家消費性產品品牌的聯合利華,擁有極高的市場佔有率,不過,基於市場競爭力和商業上的考量,現在聯合利華決定把在桃園最主要的生產工廠撤離台灣。

決定撤離桃園廠的聯合利華,在1984年正式進入台灣,資本額5億8400萬元,以製造生活日用品及食品為主,桃園廠內首批被移走的包括了旁氏、多芬、麗仕等液態產品的製造廠,接著像白蘭洗衣粉等粉製品工廠,也將在今年12月底以前陸續遷出台灣。

到時候聯合利華只剩下生產製造康寶濃湯雞湯塊的新竹食品廠,以及100多名工廠員工留在台灣,至於撤廠的的桃園廠則有130名員工遭到資遣。

撤出台灣的工廠商品將由東南亞及大陸其他地區銷往台灣,回顧近幾年,包括了雀巢、寶僑、高露潔、棕欖等企業,在01年到07年之間,紛紛將工廠遷出台灣,雖然企業都表示,台灣消費者權益不會受到影響,不過,放棄了台灣,選擇進駐大陸及其他國家,台灣的生產競爭力似乎相對被打了負面評價。


英國名牌Burberry拜拜!30日正式關廠 將移至大陸
更新日期:2007/03/31 12:58 記者:記者賴廷奇/編譯 

中國大陸人工便宜,讓全世界許多公司都紛紛外移到大陸,現在連Burberry品牌都決定遷廠到中國大陸,消息傳出的6個月來雖備受爭議,不但四處都出現抗議人士,就連英國王儲查爾斯都公開反對遷廠,不過不管如何,英國威爾斯的Burberry廠還是在3月30號關廠了。

知名時尚品牌Burberry位於英國威爾斯的POLO衫生產工廠,30號正式結束營業。該廠將遷往中國大陸廣東和深圳,此舉也造成了威爾斯300多人失業。失業員工哭泣地表示,整起事件都是有錢人在主導,這些人變得越來越貪心。

還有失業員工說,廠商應該要講究高品質和高標準,而不是只向錢看,他們很努力地工作,薪水卻很少。

造成遷廠的原因不外乎是中國大陸工資便宜,不過Burberry150年歷史向來代表著純正的英國傳統,1955年更是獲選為英國皇室的御用服飾,遷廠消息6個月前一傳出,便引起外界的不滿,就連英國王儲查爾斯都商請相關部門介入協調,希望Burberry能留在英國。

而這幾個月來,世界各地也都有團體抗議遷廠,但諷刺的是,最後這一切還是敵不過商人眼中的利潤!

070331一點三的二十次方

對自己"財富人生"的規劃,一點三的二十次方是我的終極目標,講出來讓讀友們笑一笑。

 

先解釋一點三的二十次方是什麼意思。

簡單的數學,假設現有本金一百萬投入股市,每次交易的獲利都能有30%,獲利的部份滾入本金繼續投資,連續二十次成功執行這樣的交易後會有多少錢?

答案是一億九千萬元!(不相信的人可以拿電子計算機自己算看看)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很多錢,但對我而言,要退隱江湖,這樣很夠了。

絕大多數的朋友聽到我這樣說以後都會對一億九千萬這個數字愣了一下,然後對這種想法的評價都是"說的簡單,做的難"。常被問到的問題如下:

Q:要有一百萬本金不容易

A:沒錯,對不會存錢的人連要有十萬本金都很不容易。但我自己的經驗告訴我,如果你是大學畢業當完兵25歲以前出社會的年輕人,只要謹守收入減掉要存的錢才等於支出這個基本的理財觀念,沒有特別的家累要負擔的話,到了30歲應該都存得到一百萬。

沒有的話我覺得要不就是你的"財商"有問題,去讀個富爸窮爸系列的書吧!要不然就是你賺錢的方法有問題,該好好省思自己的職場競爭力在哪了,該如何爭取更高的薪資?

Q:30%獲利不容易

A:葛拉漢告訴我們,由於股票市場並不理性,對有一百塊錢"價值"的股票,會因為"市場先生"情緒的高低起伏股價從幾十塊錢波動到幾百塊錢都有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最簡單的方法是謹守"安全邊際"的觀念,在股價低過其應有價值30%以下的時候買進,在高過其價值的時候賣出,一來一往就(比方說70塊買,105賣)能有50%以上的獲利。

幾年的經驗下來,我覺得葛拉漢真的沒騙人,惟關鍵在於是否有能力判斷股票的真實價值,以及有沒有足夠的耐心。都有的話,30%應該不算是難以達成的超高標。

Q:How long?

A:我一直很相信錢怎麼來就會怎麼跑掉這種說法,也覺得沒有飛來橫財這種事情。SO要花多久達成二十次交易的目標,我的時間設定為四十年,也就是設定平均兩年做一次對的交易。絕大多數的朋友聽到40年這麼長的時間都是張目結舌,但我真的就是這樣想。

Now自己才30不到,40年後也才是差不多該退休的70歲,沒有不切實際的40歲退休夢想,同時把眼光放長一點的時候,真的可以避免掉很多錯誤的決策。自知才智與一般人無異,但相較於多數人可能一個月就做了好幾個投資決策和好幾次買賣,花比一般人更長時間觀察和研究的決策,配合願意等待股票表現的耐心,勝率似乎有機會高一些。

Q:雞蛋不要放在一個藍子裡

A:前一份工作剛開始擔任理財顧問的時候,常聽到客戶或朋友說做哪一支股票或基金賺了多少多少%等等,擅於心算的我總會偷偷在心裡幫這些人算算,得到的結論是照這種賺錢的方法應該有很大一幫子人都是億萬富翁才對,但實際上並沒有耶!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直到有一天不知道讀哪本書的時候,看到作者說絕大多數的投資人都會選擇誇示自己賺錢的交易而隱匿自己賠錢的交易,藉此證明自己比市場多數人聰明而不是笨蛋,我才明白原來是如此。

根據費雪的說法,雞蛋不放要在一個藍子裡這種分散投資的觀念在"理論"上沒什麼不對,惟實際上因多數人並不瞭解"分散"的真意,僅是盲目追加持有標的的數目,結果反而是根本無法兼顧到那麼多股票本質上的改變。既然如此,與其分散投資多選幾個裝雞蛋的地方,不如集中火力就挑一隻好藍子,也就專注的顧好這個藍子裡的蛋不要弄破而可以孵出小雞就好,反而能有更好的報酬。

SO相較於其他人會比較常進出股市AND分散在幾個標的,我都比較像撲克牌的SHOW HAND,看準標的就把所有籌碼押下去,之後就等這個標的漲上來。不過這也是目前籌碼有限的玩法,過個五年十年有幸部位大了,工作更上軌道可以花在股票研究的時間更多,對市場和產業的經驗也更精確,應會視情況增加持有的標的,但這也是以後的事了。

BTW,僅提供另一種投資操作的思考邏輯,拉長時間的格局,減少進出的次數和標的,或許會比每天盲目殺進殺出追逐熱門股、強勢股來得有機會發財。

一月初持有迄今的億豐一如往昔被市場忽略,沒有什麼表現。推估今年現金股利率應有6%,符合市場對高現金股利股的期待,五月初宣佈的時候市場應會稍微修正對其評價。另業績面要有成長的表現可能要等到3Q06囉。

以上

070324Low Margin Taiwan

台灣是全球平均工時最長的地方,但人均GDP卻只在中高水平,為何會如此?個人的一點淺見如下…

先從一個假設性的問題開始。

假設今天你想要買一個杯子,到街上逛了逛後發現兩個相鄰的店有賣一樣的杯子,售價也都相同是每個十元。兩家店的老闆都知道你會二選一,也都非賣成這個杯子不可,成本也都相同是一個五元,如果你是老闆,你會怎麼做這筆生意?

答案不外乎兩種,賣便宜點或賣貴點。

賣便宜點比較簡單,只要把價格殺低,利潤降低後就可以吸引到想撿便宜的客戶。比方說從十塊降到八塊或許就可以做到生意,但利潤同時也縮水40%到從五塊變三塊。

賣貴就麻煩了。一樣的杯子,要怎麼讓人掏更多的錢出來?這時候就要知道單只有杯子,與隔壁店沒有差異,要客人掏更多錢出來是不可能的。怎麼辦呢?或許加個漂亮的杯墊,一起賣15塊搞不好客人會買單,又若杯墊的成本是三塊,這樣利潤反而從原來的五塊增加40%到七塊!

接下來的問題是你覺得台灣人是哪種老闆?

以80/20法則來講,我覺得台灣的老闆八成是會想賣便宜點的那種。

一開始還很理所當然的覺得這是台灣製造業的優勢(Cost Down),只要能賺錢,不也打下了全球第十四大經濟體的規模了嗎?應該沒什麼不對吧!但直到最近才明白,不是只有產品Cost Down啦!整個台灣都飽受Cost Down的Low Margin影響甚深。

影響在哪邊?首先是老闆口袋裝多少的問題。以賣杯子的例子而言,賣便宜的毛利三塊,賣貴的毛利七塊,如果兩個老闆都想賺兩塊,剩下能分給員工的就各為一塊和五塊,哪個老闆的員工待遇會比較好?

這就是台灣當前經濟最大的問題,每個老闆都想賣便宜,覺得雖然毛利低,多賣一個就賺一個,但是總毛利還是縮水的同時,加上老闆才是利潤的分配者,不會虧待自己,這時候下面的員工就會很可憐,工作很努力但相對報酬低。工時為全球最長,但人均GDP僅為全球中上值,兩者相除之後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勞工的每小時相對產出/報酬應為全球的中後段班!

其次就是造就整個社會的Low Margin Culture。既然工作賺錢那麼辛苦,買東西的時候當然就會儘量挑便宜的下手,或是加減殺個價,如果自己出來作生意,就算自己不殺價,在台灣這個小島上也難免受到殺價競爭的影響。

環環相扣的結果就是整個台灣島變成Low Margin Island,這時候有個好處就是因為大家都是Low Margin,物價相對不高,反除所得之後購買力又變得還算不錯,但這僅是在台灣而言,有出國的人應該都深深體認到這幾年台幣在海外的購買力貶值非常快。

衍伸的影響包括這幾年的製造業外移、高失業率、停滯的薪資都可歸因為Low Margin的副作用。

怎麼辦呢?對我而言,在思考怎麼辦之前,WHY來得更重要。

自己的結論很諷刺,我覺得型成Low Margin Taiwan最主要的原因的是中國人克勤克儉的民族性所致。從早年從事代工出賣廉價勞動力起,台灣人就習慣了用更多的付出來換取收穫,別人花兩個月的時間做出來的東西,台灣人就會想只花一個月,而且還要賣得更便宜!這樣的辛苦,當然賺得到錢,也寫下台灣經濟史燦爛的一頁。

但風華不會永恆,廉價勞動力優勢不再,修正中的資本主義社會靠向知識經濟移動,再再都是台灣的挑戰,怎麼辦呢?

得說實話自己沒有確切的方法,覺得多讀書多思考怎樣提升自己對組織以外的"貢獻"是提高自己價值唯一的良方,威爾許的"致勝"以及相關Q&A和"杜拉克精選:個人篇"多讀幾次對幫助個人了解和規劃自己的職涯會有相當助益。

但要整個社會動起來,就非得從根本的教育面切入不可,或許把三隻小豬的杜部長換成施振榮先生搞不好有機會撥亂反正。

Not only work hard, but also work smart.

以上

070323 2005/12威爾許致勝專欄彙總

彙總2005/12月每個星期一經濟日報中的Q&A。

商機與威脅 坦誠為上策 
 
(一家中型製造業公司職員)問:1980年代,我們被日本人打敗。但1990年代,我們憑改良的流程降低成本,得以強力反攻。然而,這兩年來,在銷售方面我們又拚不過中國的低價產品。我很氣餒———今後我們該何去何從?
(威爾許)答:中國是巨大的商機,也是巨大的威脅。但短期內,就你特定的處境而論,你應該專注於後者。你並不孤獨。中國的相對競爭優勢———特別是勞工成本———實在驚人,就連昔日堪稱低成本的匈牙利、墨西哥等國的製造商,也感受到威脅。

由政治或新科技造成的全球經濟局勢變遷,可能擾亂企業,甚至顛覆整個產業。這是現實,而且亙古以來皆然。但那不表示中國已把你擊敗。那意味你必須更賣力奮戰,並且聰明出擊。

怎麼做呢?在這情況下,沒有捷徑可走。現在要獲勝,你必須全力貫注於鞏固建構你商業成功的基石:成本、品質與服務。你不但得針對這些致勝的要素精益求精,還必須推升到歷年來最佳的水準,並確定組織內每一份子都認清其本質是:生存的關鍵。

把成本擺在第一位。在公司內、外四處尋覓,找出能大幅改良流程及生產力的最佳作法。你的目標不該只是累進式的改良。如果打算在價格上競爭,就必須促使你的團隊集思廣益,思考如何把成本降低至少30%到40%。即使你擁有另一項競爭優勢,例如專屬技術,你的成本還是必須降下來,而且降幅必須比你以前經歷過的還深、還快。

在品質方面,你實在不能再抱著「貨先賣出以後再修」的心態。在貨交到消費者手上之前,先排除每一項瑕疵。中國貨的品質還沒有達到完美無瑕的地步,但卻是日益精進。

至於服務,你也要以創新打破所屬行業或市場的陳規。設法自我提升,不以滿足顧客而自滿。你希望他們認定,你是不可或缺的,讓他們無法想像必須轉向你的對手廠商購買的情況。

你此刻的「敵人」似乎是中國,但到頭來,今日企業的敵人將是大宗商品化(commodi-tization)。在全球化的市場,你實在不可墨守成規,一直用老方法生產同樣老掉牙的東西。

贏家向來在成本、品質或服務上與眾不同。中國仰仗巨大的競爭優勢,絕對會改變遊戲規則,但舊的槓桿仍然管用。

只是,你必須比以往更用力的扳才行。

(某位任職科技公司的讀者)問:我所屬的公司從事競爭激烈的行業,員工的行動必須迅速、果決。但我察覺,同事很少對彼此說出真心話,開會時尤其是這樣,說話總是拐彎抹角的,大多很虛偽。我只是個中階主管,我該怎麼做?

(威爾許)答:你所描述的,是商場和社會中最常見也最具破壞力的問題之一:不坦誠。不論走訪何地,我們總是聽說,某某企業因為員工傾向用偽裝的和善或虛妄的樂觀,委婉傳達其實是嚴酷而且急迫的訊息,導致整個組織的腳步減緩,誤了大事。

這種傾向在主管就績效不良問題與部屬溝通時,尤其常見。員工績效不佳時,上司往往不直接告知他們的表現有多差,而是等到挫折感爆發,才突然把他們開除。這對被解僱的人而言,非常不公平,對公司本身來說通常也有害。

但是,不坦誠的情形不僅常見於績效評估方面,也瀰漫在許多的談話中———通常與公司有限的資源應該在何時、何地、如何使用有關。沒錯,這類交談可能很為難、敏感、充滿爭權奪利的意涵、錯綜複雜,或以上皆是。但如果開誠佈公地談,情況只會更好。

所以,你該怎麼做?據我們所知,唯一的選擇就是從自身開始做起,鼓起勇氣實話實說,即使你在公司的職權有限。別人說話含糊其詞時,用略去廢話、探索真相的問題反問回去。問:「你究竟想告%E